不回家,又不知道该去哪儿,韩一亮只好先去找哥哥。哥哥当时在廊坊工厂学电焊,电话里告诉他坐从易县到天津的大巴。他没听清在哪个站下车,坐到天津时,天已经黑了。他在网吧待了一晚上。

过完年,已经35岁的吴亮亮,还是单身未婚青年,“有女朋友了吗?”“喜欢怎么样的姑娘?”“是不是也要找一个英语好的?”“灵隐这么多人就没有遇到一见钟情的吗?”“今年有没有打算努力一下啊?”……面对小编一连串的追问,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吴亮亮,却露出了神秘的微笑,闭口不谈个人问题,真是急死小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