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认为,就像2006年一样,长期的宏观风险是最重要的,所有其他的短期风险仅仅是微不足道的细节。在2006年,最重要的是意识到信贷危机即将到来。而在今天,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下次经济衰退到来时将爆发的企业债的问题,以及美国国家债务的问题。并且,当下一次经济衰退最终到来时,市场将会出现很多动荡的情形。

吴有音表示,在审美趋向上,他始终钟情于浪漫主义。“我从小就很喜欢维克多·雨果,小学看完了《九三年》,这本书伴随了我很长时间,我毕生都在追求这样人性光芒的、大浪漫主义的作品。”